小儿推拿治疗胸闷性哮喘的病案分析
信息来源: 程明帅小儿推拿    时间:2022-03-30 加入收藏

这个病例要从去年说起了。彤彤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宝。妈妈偶尔会带彤彤来推拿,一般就是咳嗽之类的常见小问题,通常也就三五天就都解决了,但孩子并不是经常过来。去年大概十二月份的时候,孩子妈妈带孩子来推拿,但这次问题就不一样了。


原来,彤彤这次已经反复咳嗽有两个月了,起初家长就以为还是普通咳嗽,当时正好家里都忙,就没来推拿,在楼下的门诊简单开了点药,略有所减轻,但始终没能完全好转。大约一星期后反而还加重了,换药吃也不管用。最后家长比较担心,还带孩子到北京儿童医院检查,结果孩子确实这次也比较严重,是过敏性咳嗽,准确的说是变异性哮喘,同时伴有过敏性鼻炎。

这两种情况在我们这里都算不上什么难题,按照我们的方案,孩子的问题逐步都得到了圆满解决,不在咳嗽了,鼻炎也好转了。


但随着这些严重问题的解决,后续家长发现彤彤经常会叹一口气,这种情况在今年春天表现的就更明显了。我们推拿的时候也发现,孩子时不时的就会长出一口气,好像大人叹气那样,又好像自己总是感觉呼吸不够用,需要深吸一口的感觉。

这个时候,孩子触诊手心虚热,就是那种摸起来感觉有点热,但你再继续触诊,后面这种热就反而不明显了。咳嗽完全没有,鼻子也只是偶尔早晨家里很干燥的时候有一点点鼻塞,大便有时候会略微干,食欲基本正常,腹部触诊没有明显异常。

那么,孩子叹气究竟是什么原因呢?会不会是在去年两个多月的用药过程中,孩子自身病情拖延,或者药物不当导致心肌损伤呢?家长有这方面担心,我们也希望明确检查。于是建议家长做心肌酶测定。

检查结果还真的有问题,心肌酶略微有一点高。但根据临床经验,我感觉这个叹气和心肌酶升高没有直接关系,但毕竟检查结果是超标的,虽然只超标一点点。我建议家长先按照医院要求,服用相关心肌酶治疗的药物,但嘱咐家长,这个叹气很有可能和这个心肌酶没关系。


结果也果然和我预料的一样,半个月后,复查心肌酶正常,但仍然叹气存在,且有轻微加重的趋势。其实呢,半个月服用药物,心肌酶也不一定能完全正常,之所以检查结果正常了,说明两个问题,首先心肌酶超标就不是很严重,其实这种略微超标,在孩子身上是属于正常的表现,完全不是疾病反应。另外,机器测定本身也有误差,所以两次结果如果数值相差不大,基本上可以忽略。

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?我的判断是和过敏有关系,具体说呢,现代医学叫做胸闷性哮喘。家长检查过敏原,果然有一大堆过敏,但好在过敏级别不高,比如很多食物,牛奶啦,鸡蛋啦,虽然过敏,但还可以吃。我本来希望家长确诊胸闷性哮喘,但因为疫情已经不方便去检查了。

和家长沟通后,我们决定按照我的判断治疗,暂时不去作废功能确诊。谈到治疗,那么我们就必须从西医的疾病名称,转换到我们中医的辨证论治上。

这种听起来高大上的病名——胸闷性哮喘,在我们中医怎么来分析呢?


我们还是要从孩子的整个病情发展中寻找答案。孩子去年的时候,因为两个多月的盲目用药治疗,当时没有解决本质问题,但却造成了孩子体质的影响。这种影响体现到最后,就是一种正虚邪恋的结果。具体是什么意思呢?用药过程中,大量使用了抗生素以及寒凉的中成药,这些用药严重损伤了孩子的正气,损伤的是以阳气为主的体内正气。后续推拿过程中,虽然我们清除了孩子体内邪气,咳嗽以及鼻炎都已经好转。但之前的正气损伤,导致孩子仍然有少部分邪热不能完全排出体外。这就是中医判断的病机发展过程——正虚邪恋。

疾病好了,但正气也虚了;邪气大部分被祛除体外,但仍有少部分残余力量,因为正气不足儿无法完全肃清。具体到彤彤身上,就是肺气不足,虚热浮在肺里,这个热的力量很小,所以它既不能散发到体外,也没有力量继续深入到脏腑,形成绝对的里热。体现在我们的触诊上,就是手心的那种虚热,摸起来有热,因为毕竟肺内浮热,但继续摸又感觉不到热了,因为它是一种虚热,力量很小,没办法完全透发出来。正气也不能把它祛除,因为正气也是一种不足的状态。

所以,这个时候,我们推拿配穴就很要求掌握分寸,既要补充肺气,又要给体内的浮热一个出路,还不能在清热的时候,把这个浮热引导到里面,那就更麻烦了。所以这个配穴的比例是很有讲究的,我们通过一点点对大肠的疏通,通过肺与大肠相表里的关系,把这个肺热从大肠导出。一边导热,一边补肺。经过大概半个月的推拿,孩子叹气得到了明显改善,继续推拿一周,也就是总共推拿三周,孩子的这种叹气就完全解决了。

这种过敏性的咳嗽,或者说是一种哮喘,在去年冬天非常普遍,很多孩子都是普通咳嗽,但迅速转变成过敏反应。通过这个案例,我们看到中医或者说小儿推拿在治疗儿科疾病中的优势,不论是比较反应强烈的变异性哮喘,还是这种比较隐匿的胸闷性哮喘,我们处理起来都是得心应手。

但我在这里并不想完全力捧中医,儿贬低西医。相反,我更希望能够做到中西医融会贯通,比如在这个案例中,我们的确是通过推拿完全解决的这个问题。但其中,我们队心肌酶的测定,让我们能够有信心排除心肌酶的影响,通过对过敏原的测定,让我们能够明确坚定我们的诊断。合理利用这些现代检查手段,可以让我们把精力更多的放在辨证论治以及治疗配穴上,我们的精力用在更有价值的治疗方面。

换句话说,我们不仅没有让西医冲击我们传统医学,反而让西医成了我们的一种辅助手段,利用现代的科技,让我们中医发挥的更加畅快。在这个案例中,虽然我们采纳了西医的疾病名称,但我们仍然遵循了中医的辨证论治,疾病发生发展规律,制定了相应的推拿方案,最后取得了理想效果。

希望通过这些分享,让我们一起进步,共同摸索发展新时代中医以及小儿推拿的探索之路。

学小儿推拿,作人生赢家!赶快领取优惠券开始学习吧!

返回列表相关文章

|网站首页|学员入口|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

冀ICP备2021026746号-1
程明帅小儿推拿